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本地资讯栏目首页 每日微信【组图】徽县虞关,温润如玉风景秀丽的一个边远小镇...

【组图】徽县虞关,温润如玉风景秀丽的一个边远小镇...

  • 2017/9/13 15:59:53
  • 来源:徽县生活网
  • 编辑:陇南生活网
  • 225
  • 2
  • 0

虞关散记六《诗人的踪迹》

虞关是一位贵族,是一个历史大家。虞关古称鱼关,又名仙人关,位于秦岭南麓嘉陵江上游,青泥岭主峰铁山脚下。这里崇山险峻,扼控要津,号称“陕甘锁钥,蜀道咽喉”,是南宋抗金西北主战场。诗仙李白、诗圣杜甫都曾到此游历赋诗。按明代嘉靖四十二年(1563)徽县水阳人郭从道纂《徽郡志》与嘉庆版(1807)张伯魁纂《徽县志》及民国版(1924年)董杏林《徽县新志•要道》记述:“鱼关:铁山西南麓。唐置鱼关驿,为蜀口要隘。宋曰虞关,设转运使于此。明为巡检司治,清初裁缺。”仙人关地势险要,江峡控遏南北交通,山峰峻峭秀美,地势诡虞森严,后世遂俗称仙人关为虞关。唐、宋以来国史与方史志对仙人关广有记载,清顺治七年徽州知州杨三辰《江河纪略》记曰“仙人关峡,宋将吴玠、吴璘破敌处也。”《略阳县志》记载“古有何尚翁在此修真,道成飞升。故名仙人岩”。


当时光静下来,站在晚风肆虐的嘉陵江边,我常常想,江山险阻天堑横绝的荒芜之地,怎会成为古蜀道上的繁华渡口?温润如玉风景秀丽的一个边远小镇,却如何与烽火烟云有着瓜葛与牵联?


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,在水会渡口,我停留下来。江风徐徐吹来温顺可亲,江水小而舒缓地轻叩着江岩,呜呜咽咽似在诉说着什么。《徽县志》记载:顺治七年(1650),杨三辰知徽州,亲历河干……,将嘉陵江上游之黑河、永宁河、罗家河、洛河等支流及西汉水河道进行清理,使河运畅通,并造船58艘,并著《江河纪略》记载修整漕运之事。依史来看,洛河、永宁河等支流尚通漕运,可见昔日河水流量之大,不可与今同日而语,作为主河道嘉陵江当时更是烟波浩瀚,汹涌澎湃,为通陕入川之水路要津,兴州之粮草、物资溯江而上可一日抵徽,徽地之山货顺流而下半日可达兴州。


而眼前的嘉陵江,江水细小污浊,人类过度的活动肆意蹂躏着这条美丽的河流,让它日益孱弱。裸露的河滩由于采砂大坑小潭杂乱无章,像年老色衰的老妪裸露着胸脯一样刺目,这那有一条江的样子啊!这权且只能算一条河罢!江的对面,一条新修的乡村公路蜿蜒盘旋而上,翻越青泥岭直达县城。铁山脚下的穆家沟烟云茫茫,薄如白练,似仙似幻,呈峥嵘之势,这里曾筑虞关城,也是入蜀重要之驿站。唐肃宗乾元二年(公元759)12月,从“安史之乱”惊恐中逃离的杜甫,举家经同谷越青泥岭,沿着这条山路,在夜半时分渡过嘉陵江,由此经三官殿、九股树、金池院抵略阳入汉中赴川,途中写下了脍炙人口的《水会渡》等纪行诗。


“霜浓木石滑,风急手足寒。入舟已千忧,陟巘仍万盘。迥眺积水外,始知众星乾。”在冬日午夜朦胧的月下,诗人带着饥寒窘迫的家人,匆匆行走在崎岖的山路间,夜已深,山鸟惊啼,清瘦的身影映在林间,映在沙滩上,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忧伤。寒风劲吹,又冷又饿,手足发麻,在惊恐中渡过浩瀚的大江,可离歇息的地方仍然遥远。诗人的愁苦穿越时空纷至沓来,不禁让我感慨万千。一个破落的王朝,虽广拥天下,却养活不了一位诗人,他如飘萍无处可栖,这样的王朝焉能不垮?


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!”江水依旧奔流不息,不舍昼夜。昔日的渡口已物是人非,小舟、船夫,驿站的喧闹声,都消散在历史的烟云中,唯有江水在空流!江边的石、天上的月,也未曾想到,一位中国文学史上伟大的诗人,曾在愁苦中蹒跚着走过这里,用脚步丈量过这里的山山水水,一草一木。


他走后,再也没有来过!

来源:徽县虞关乡动态(作者/四平、 摄影/张渊 )


广告位招租 0939-3290888
赞(2)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